山东女孩湖南上大学时失踪 父母留校当清洁工寻女_金祥彩票注册登录-[注册,开户,投注]

网站地图
金祥彩票注册登录-[注册,开户,投注]
设为首页
加入收藏

首页     财经     新闻     央行     银监会     证监会     保监会     股票     基金     债券     外汇     期货

最新更新
相关文章
金祥彩票注册登录-[注册,开户,投注] > 基金 > 山东女孩湖南上大学时失踪 父母留校当清洁工寻女文章内容
山东女孩湖南上大学时失踪 父母留校当清洁工寻女

作者:admin      发布日期:2019-12-16   点击:

  德州女孩湖南上大学时失踪父母留在学校当清洁工寻女

  女儿失踪那年是一个阴雨的季节,七年过去了,四季轮回,对赵洪明两口子来说,他们的四季里再也没有过晴天。2012年11月初,远在湖南长沙上学的女儿突然传来失踪的消息,赵洪明两口子奔赴长沙寻女,没想到这一找就是七年。为了方便找孩子,两人成了学校的保洁员。妻子高秀莲打扫的那条路通到女儿曾经住的宿舍楼,这里似乎成了离女儿最近的地方,让两口子觉得心安。他们始终相信女儿还在,相信她总有一天会回来,相信总有一天天会晴。

  齐鲁晚报·齐鲁壹点

  记者 刘云鹤

  女儿失踪当天晚上

  曾查询过湖南景点

  2012年,赵洪明的女儿赵蕾高考取得623分的优异成绩,还记得刚得知高考成绩的那天,女儿兴奋地搂起自己的脖子蹦蹦跳跳。一晃七年,对赵洪明来说,那一幕就像发生在昨天。

  当年9月份,赵蕾被中南林业科技大学录取,学校在长沙,入学的那天,母亲高秀莲将她送到了学校,没想到这成了母女俩的最后一面。2012年11月5日上午,赵洪明正在上班,突然接到女儿辅导员的电话,问他们在湖南有没有亲戚。赵洪明说没有,电话那头紧接着问了一句,女儿有没有谈恋爱。女儿刚进大学谈恋爱的可能性不大,还没等赵洪明反应过来,辅导员说,“赵蕾不见了。”

  赵洪明当时并没有过多地害怕,只是猜测孩子可能和同学一块出去玩了。不过他还是和妻子从老家德州禹城坐火车到了长沙。两口子到孩子宿舍发现,孩子只带了身份证和饭卡,行李箱和银行卡都没有带,不像是出远门的样子。他们看了两遍学校的监控,都没有发现女儿的踪影,电话也一直是关机状态。

  据赵蕾的室友回忆,赵蕾失踪当天下午一两点钟,她从学校值完班回到寝室,正好遇到赵蕾准备出门,她背着一个书包说要去参加老乡会,那天晚上赵蕾就一直没有回寝室。当时宿舍的人都没有多想,直到第二天老师清点人数时,大家才觉得不对劲儿。

  在女儿失踪的三天前,高秀莲还给孩子打过电话,想邮寄一些大枣,女儿就说等到放寒假回家再吃,她还告诉母亲,去爬山的时候买了一个保平安的礼物,等到放假回家送给母亲。电话那头的高秀莲没有发现有什么异样,当时正好是午休时间,母子两人匆匆说了几句就挂断了电话。

  赵蕾失踪两个月后,当地警方立案。赵洪明说,警方介入后,在湖南承德汽车站发现女儿的踪迹,但因为时间太长,以前的监控录像已经删除。女儿在失踪的当天晚上8点多,还曾拨打长沙的一个平台咨询湖南的旅游景点,但电话还没说完就挂断了。

  这通电话后,赵蕾就像人间蒸发了一样,寻不到任何的踪迹。

  “什么都想得到

  什么也没得到”

  女儿失踪后,赵洪明在其QQ空间发现了一条动态,“什么也想得到,什么也没得到”。这条动态发于失踪那年的10月份,刚入学不到一个月。

  也是在那段时间,她寄了封信回家,信的开头直接写道:“这是一封来自千里之外的家书,它以家乡的纸笔为底色、对你们的思念为釉彩,寄托着我对你们的忏悔以及我对今后生活的决心。”

  她在信中向父母道歉:“在开学的这几天里我反思了好多,我知道我在某些方面对不起您二老,不该让你们生气。家里有那种和和气气的气氛是应该的,可是我总是在破坏它,总是以自己的想法为准,这太自私了。”她还写道:“可能是因为处在青春期,我总是充满叛逆。但是我觉得,有的时候,你们的想法与现在的社会有点不符合,而且我也长大了……我不希望我的人生是被别人安排的。我只想从18岁开始起就自己主宰人生的方向,走过真正的人生,而不想在别人安排的道路上走完一生。自己走过这一段旅途可能会特别辛苦,但我想这样走过,因为人生只可走一回。”

  在赵洪明的印象中,女儿是一个上进并且性格开朗的孩子,眼睛弯弯的,笑起来很甜。当年她高考志向是湖南大学,结果阴差阳错,最后被调剂到中南林业科技大学。

  女儿入学不久就参加了学生会、社团等,失踪之后,赵洪明曾从女儿同学的口中得知,失踪前不久,女儿将所有的社团都退了。“听女儿的同学说是辅导员让退的。”赵洪明说,“后来问过辅导员,他说是担心影响学习之类的。”

  赵蕾的室友曾讲述,赵蕾还有过一次夜不归寝,回来之后曾和另外一个关系不错的室友说,自己是因为看到身边有很多优秀的人,压力很大,才这么做的。但具体去了哪里没人知道。

  夫妻俩为了找孩子

  在学校当起清洁工

  “我们现在已经成了‘长沙通’了。”赵洪明苦笑道。夫妻两人刚到长沙人生地不熟,听不懂当地的方言,他们就拿着一张长沙地图挨着找。在大街上看到流浪的、乞讨的,两口子一定要上前仔细辨认才肯罢休。那些年他们像疯了一样找孩子,找人不能坐车,两口子就靠步行,走遍了长沙的大街小巷,鞋走破了,腿走肿了,依然没有放弃。

  找得多了,很多当地人都认识了两口子,有一个好心人送了一辆旧的电瓶车,赵洪明死活不愿意收,硬是塞给了好心人几百块钱。

  赵洪明原来在一家工厂当汽车维修工,妻子进过工厂,卖过保险,两人多少有一些积蓄,后来为了找孩子,工作已经没法继续。找了近一年,两口子微薄的积蓄无法支撑生活开支和寻找孩子的资金,没办法,他们找到当时学校的校长谋了一份学校的保洁工作。对两口子来说,留在长沙更方便找女儿,也方便随时和当地警方沟通。在他们心中,学校似乎是离女儿最近的地方。

  赵洪明每天的工作是早上5点起床,8点之前负责把马路清扫干净之后巡查,确保这条马路上没有垃圾,妻子负责另外一条马路。两口子错开了上班时间,一人上班,一个人就去找孩子。

  保洁的工作收入非常低,两口子最开始的工资加起来还不到3000元。他们也想过别的工作,但进工厂时间不自由,腾不出多余的时间找孩子。两人生活拮据,住过地下室,住过走廊,今年4月份他们搬进了学校物业的公共宿舍,一个约10平方米的房间,条件有所改善。

  赵洪明和妻子虽在湖南生活了七年,但依然不习惯这里的饮食,一有时间就蒸一锅山东馒头感受一下乡味。这些年他们很少回老家,每次过节,兄弟姐妹都喊他们回去,但是赵洪明夫妇都婉言谢绝。“感觉没脸回家,好好的孩子丢了,不知道怎么面对亲朋好友。”赵洪明说。

  老家房子一直没卖

  山东号码也保留着

  妻子高秀莲做保洁的那条路的尽头,就是女儿以前住的宿舍,这七年支撑夫妻两人前行的动力就是女儿,他们相信,就算有一天走到了路的尽头,也相信女儿会站在那里。

  女儿出事后,夫妻两人曾多次动过轻生的念头,但想到万一孩子还在世,回来时找不到爸妈,那可怎么办?最后,他们就打消了这样的念头。“这么多年没有消息也算是好消息。”赵洪明说,“我们是她的父母,我们不找谁找?”

  夫妻俩曾经想过孩子是不是被骗去了传销窝点,但他们从来没有收到过要钱的电话,因此否定了这一猜想。他们还想过女儿可能是被骗到大山里去给人当媳妇了,心想着总有一天看管松了会逃出来。这些年他们也经常接到类似有女儿下落的消息,可是每次兴奋地跑过去,都是空欢喜一场。

  找孩子要经常承受这种希望破灭后的失落感。赵洪明叹气,“可又不能不去。”

  最开始妻子情绪崩溃,赵洪明得到消息都会瞒着她过去辨认,尽量避免再刺激妻子。

  就这样一天天找着,一天天盼着,一晃,七年时间过去了。一批批的学生毕业、工作、结婚、生子,而在赵洪明夫妇的记忆里,女儿的样子还是刚上大学时的稚嫩脸庞。

  负责维护学校治安的片警讲述,他当时并不负责调查此事,详细的情况需要找学校当年所属的派出所。赵洪明告诉齐鲁晚报·齐鲁壹点记者,学校当年所属派出所所长是2016年才上任,不知道赵蕾失踪一事。

  夫妻两人虽然一直生活在长沙,经济最困难的时候老家的房子也没有卖,也保留着山东的电话号码。两口子一直盼着哪天女儿突然打来电话,他们带着女儿一起回山东老家。

  赵洪明经常梦到女儿,梦中都是一家三口在一起的快乐时光,等到梦醒,思念更甚。 【编辑:叶攀】


↑返回顶部 打印本页 ×关闭窗口
关于我们 | 本站动态 | 广告服务| 商业合作 | 联系方式 | 服务声明 |
Copyright © 2017 金祥彩票注册登录-[注册,开户,投注] 版权所有